您当前的位置:主页 > 甘谷概况 >

甘谷朱圉山——秦人最早的发祥地

2020-11-23 08:03 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 

  关于秦先祖的发祥地,学界较为一致的看法是“西垂”,其主要根据是司马迁的《史记》。依《史记·秦本纪》和《史记·秦始皇本纪》所载:“秦之先,帝顓頊之苗裔”,其后世有“大费”,“大费”“其玄孙曰中潏,在西戎,保西垂”。其后世有“大骆”者,“其族居犬丘”。大骆之子“非子居犬丘”。非子之后裔秦仲,西周宣王时为“大夫”,“死于戎”。秦仲之子“庄公”,周宣王命其征伐西戎,“为西垂大夫”“居故西犬丘”。其子“襄公”因护驾周平王东迁有功,封爵为诸侯,“居西垂”卒后“葬西垂”。其子文公继位,“居西垂宫”,卒后“葬西垂”。

  这里,我们需要对“西垂”这一历史地理概念作正确界定和解读。“西垂”它所蕴含的义项有二:一是古地区名,即是殷周时期对约今甘肃省东南部一带地域的泛称,如上文中的“保西垂”、“西垂大夫”等之“西垂”即属于此义项界定;二是古邑名,是具体地方的确指,如上文中的“居西垂宫”、“葬西垂”等之“西垂”当属此义项所指。至于“犬丘”,“西犬丘”其实指为一,皆是“西犬丘”,其地望当为秦之后的西县,故址当在天水西南一百二十里处,汉唐以来,历代地理志书均主此说。但是,秦人具体的发祥地究竟在何处呢?依然是历史的谜团!

  上世纪90年代,由于陇南市礼县大堡子山秦人先祖陵墓遗址的发现,对于“西垂宫”、“西犬丘”、“西县”等历史地理的探索和认定,无疑有了重大的突破。一些学者明确指出,其地望当在今陇南市礼县、西和两交界处,进而指出,当在两县之永兴、长道两镇附近。继而,有学者指出该地即是秦人最早的发祥地。

  笔者以为,上述地方仅是“西垂”这一历史地理域名的第二义项,即具体的邑落殿堂墓葬所在的确指地,未能有一手资料证明这里是秦人来西垂后的始居之地,因为该处陵墓所葬秦人先祖为谁?因遗址盗掘破坏,至今未能坐实。据传世的文献资料推测,有可能是秦人襄公、文公等先祖的陵寝。疑问在于,从时间上考察,此二公要比当初入主西垂的其先祖晚约近十代,靠后数百年!那么,此前数世的秦人先祖活动、归宿于何处呢?因此,在该遗址得出确切断代结论之前,要泛泛地说是秦人早期发祥地之一犹可,而要说是秦人最早的发祥地,究嫌证据欠足,其惟一性尚需商榷!

  时至2008年8月,清华大学从香港购得2500余枚竹简入藏。该校遂即成立了以著名学者李学勤先生领衔的“清华大学出土文献研究与保护中心”,着手对这批竹简的保护和整理、研究,并会同域内外文物机构和名校专家学者进行鉴定,确认其内容大多为世所未传的“经、史”类简书文献;其年代经科学检测,断代为相当于战国中期偏晚,具有极高的学术价值。

  经过整理研究,该中心于2010年12月发表了第一辑整理报告,内容为《尹诰》、《金縢》等九篇经书类文献,重现了战国时期《尚书》等文献一些篇章的原貌。继而,该中心又于2011年12月发表了整理报告《系年》。该《系年》是一种编年体的断代史书,共由23章组成,概述了从西周初年至战国初期的历史,它重现和还原了我国古代史上一些迷雾重重的历史,其价值极为珍贵!

  清华简《系年》为人们认识秦人早期的发展历史提供了世所未见的宝贵历史资料,诸如困扰学界的秦人始源问题、秦人发祥地问题等等,据《系年》均可得出明确的解读和结论。清华学者刘国忠先生《清华简与古代文史研究》一文有这样一段表述:“根据清华简《系年》第三章记载,周武王死后,出现三监之乱,周成王伐商邑平叛,原先商朝重臣的飞廉(秦人先祖)东逃到商奄(今山东曲阜一带),于是成王东征,杀死飞廉,并将一部分‘商奄移民’强迫西迁,其做法类似后代的谪戍。这些西迁的‘商奄之民’被发配到朱圉山(在今甘肃省甘谷县)一带,抵御戎人,而这些西迁的商奄之民正是秦的先人”。以上介绍的《系年》这段记载,对于秦人先祖大迁移的缘由去地,已经表述得清晰明确,据此,我们可以对秦人早期的一些历史状况作出如下的判断、认定和结论。

  首先,《系年》与《史记》所载略有歧义,《史记》所述“中潏,在西戎,保西垂”;《系年》则为飞廉之商奄遗民。史载飞廉实为中潏之子。到达戍守之地,《史记》为泛指的“西垂”地区,而《系年》即为确指的朱圉山一带具体地方。但是,清华简《系年》约成书于楚肃王时(前380年--前370年),相较西汉武帝时成书的《史记》要早二百多年,显然在时断上要靠近所述载的“历史标的”,为迄今面世的原始资料。根据历史研究中资料“取近”的原则,当有充分理由对《系年》记载的秦人先祖的史料予以认定和采信!

  其次,据清华简《系年》明确指出,飞廉之“商奄遗民”的谪戍地就是朱圉山一带。朱圉,一作朱圄,其地望当是今天水甘谷西南的朱圉山。自汉以来典籍,诸如班固《汉书·地理志》、郦道元《水经注》、孙星衍《尚书今古文注疏》,顾祖禹《读史方舆纪要》等,均持此说,故无须赘论。这些商奄遗民正是秦人的先祖。而这些秦人先祖来到陇原大地后的第一落脚点,就是天水甘谷的朱圉山。这些秦人先祖,以戴罪之身,肩负周王室抵御西戎的使命,以朱圉为根据地,筚路蓝缕,不断开拓,历经数代,方才扩展了地域,于是乎形成了初具规模的“西犬丘”、“西垂宫”等邑落殿堂,也才留下了礼县大堡子山秦人先祖陵墓遗址。

  细检历史,秦人先祖戍守朱圉,抵御西戎经营西垂的历史,是一段时空跨度漫长的极为惨烈的历史。其约公元前十二世纪“商奄遗民”谪守朱圉伊始,历经十数代、约五百余年与戎人腥风血雨的争斗,期间胜败更迭,占地数易其手,几出几进,直至秦武公十年(前688年)灭邽、冀戎,设立县制,以及后来的秦穆公“开地千里、遂霸西戎”,西垂这一片戎人地域才基本纳入了秦人统辖范围,求得较长期的稳定。此段历史纷繁错综,当可另文叙之。

  对于秦人来说,取得经营西垂的成功,有着重要的历史意义:一方面经过与戎人漫长岁月的争斗,铸就了秦人彪悍尚武、逆境求生、志大进取的民风;更重要的一方面是,以朱圉为起始点,继而掌控西垂,弭患后顾,放手东进,经营关中,秦人于是进入了渐次的强盛期,从而,肇启了后世秦人觊觎六国,逐鹿中原,终于建立强秦帝国的宏伟大业。

  综如上述,天水甘谷朱圉山是秦人先祖谪戍陇原大地的首站落脚点,可谓“最早”,又是秦人先祖立足于此,崛起腾飞,终成大业的起始点,是谓“发祥”,是地地道道的原始创业之地。显然,认定天水甘谷朱圉是秦人最早的发祥之地,当是名至实归!

  最后,顺便提及一下秦人的始源问题。关于秦人的始源也就是来自何方的问题,学界历来就有两种观点。其一为西来说,即始源于西戎,其代表学者王国维云:“秦之先组,起于戎狄”(《秦都邑考》);学者蒙文通有《秦之社会》和《秦为戎方考》专著,汇融文献,旁征博引,以实其秦为西来之论。其二为东来说,即始源于东夷,代表学者黄文弼有《秦为东方民族考》、卫聚贤有《中国民族的来源》等专著,以郯、黄、徐等嬴姓之国,原蔓延于山东、江苏等地域,而秦人亦嬴姓,故秦人始源山东。二说争论有年,聚讼至今。如今,随着清华简《系年》的面世,秦人东来之说,基本可以作为定论了!

相关阅读

关于我们联系我们 丨集团招聘丨 法律声明隐私保护服务协议广告服务

Power by DedeCms

地址:丨邮政编码: 丨邮箱:

备案号: